一条咸鱼。

【盾冬】小世界(甜虐,一发完,接队三,一个世纪的520)

鬼使神差又看了这篇、看一次哭一次

醉雨倾城:

微博戳这里




上篇


 


*Bucky一直都知道,Steve的世界很小,从1934年到2016年,布鲁克林的小个子或者美国队长的全世界只有一栋叫“自由”的房子,黑白分明,没有例外,没有妥协。


 


照镜子的时候,冬兵偶尔会从他的蓝眼睛里看见Bucky。严格的说,冬兵和巴恩斯中士始终是一个人,他们有同样的名字,同样的五官,同样的渴求和同样的恐惧,每一次冬兵试着勾起嘴角,镜子里的巴恩斯就会对他笑,从某个角度看,巴恩斯中士明亮的蓝眼睛会变成淡淡的灰绿色,像是冬天布鲁克林的天空,就像冬日战士。


罗马尼亚的冬天比布鲁克林更漫长,阴云密布的天空总是半明半暗的灰绿色,雪一直下,冬兵的安全屋没有暖气,好在他是冬日战士,早已习惯这个酷寒的世界。


不像Steve,那个小个子的Stevie。


冬兵简直要在他的破毯子里笑出声,Stevie真的很麻烦,他们只是搭15分钟的冷藏车回家,那家伙就病了一个礼拜,每天只能可怜巴巴地窝在壁炉旁边的老躺椅里,裹着至少三条毯子。隔着近一个世纪的寒冬,他闭上眼睛依然能看到Steve潮红的脸颊、被冷汗弄得湿漉漉乱糟糟的金发,还有比整条街上所有姑娘都长和浓密的睫毛,冬日战士下意识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有那么一瞬间,他知道Bucky是想要亲吻他的朋友的,就在他坐在躺椅旁边的地毯上,捧着一杯温水,诱哄高烧的Steve吞药片的时候。


但是他没有,在这方面Bucky是个怂货,他总是想太多,上世纪40年代的布鲁克林容不下这样的感情,而Steve,Bucky很清楚那个小个子有多倔,一旦他决定了,一旦他回应了Bucky的感情,他就绝对不会后悔,不会后退,无论有什么样的偏见和困扰,无论前路多难,他都会像火一样烧出一条路,可是Bucky舍不得,每一次,他为了他的朋友心旌摇荡的时候,他都只会去勾搭一个女孩子,诱哄她带着她的朋友来四人约会,这往往宣告了第一次约会就是最后一次,但没关系,那个怂货依旧乐此不疲,隔着餐桌观察他的Steve生涩的和女孩子搭讪,足够让他愉快地多吃两只三明治。


还有那位巴恩斯中士,遥远的欧洲和残酷的战争让他变成了咆哮突击队最好的狙击手、美国队长最亲密的助手,但他的本质依然没有变,冬兵看透他了,他也是个怂货,从地堡中的重逢开始,在战壕里或者野战车上,他寸步不离地追随者他的队长,他的Steve,可是每一次,他只敢透过狙击枪的瞄准镜偷偷地盯着他的朋友,他花了很多时间擦他的抢,甚至在每次战斗结束的时候,吻他的瞄准镜,冰凉坚硬的镜片,带着硝烟的味道,至少嗅起来跟刚刚离开战场的Steve一模一样。


Love you,Pal.冬兵听见那个怂货这么说着,在他吻上那个傻乎乎的瞄准镜的时候。


瘦弱的Steve变成了有人类巅峰身体的美国队长,可是Bucky依然瞻前顾后,他知道Steve的责任太大,自由的代价很沉重,Steve总是最愿意付出一切来守护自由的那个人,就算只剩下他一人,他也不会后退。Bucky始终愿意与他并肩,却怂得不敢露出一点真正的心意。


所以冬兵也不怎么喜欢巴恩斯中士的故事,尤其是那个故事总会以最惨烈的一幕收场——他会梦见无尽的坠落,梦到旋转的雪花,梦见绝望和悔恨,越来越远的Steve,越来越真切的疼痛和冰冷,冰雪和热血,还有没有尽头的黑暗,不是他却又是他的冬日战士,皮革紧身衣贴着他的肋骨,冰冷的左手握紧枪的时候,金属摩擦的声音令他战栗,他本能地颤抖和抗拒,可是武器先生没有选择,从来没有。


直到他选择把美国队长从波托马河脏乎乎的水底拖出来,他望着那张被他揍得青一块紫一块的脸,湿漉漉的金发和长而浓密的睫毛让他意料之外的心慌意乱,武器先生甚至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他落荒而逃之前,差点留下一个吻,就差一点了,真的。


冬兵用他戴着手套的左手覆住美国队长好看的宣传照,右手飞快地记下那些匆匆掠过他记忆的流光片羽,他绝对不会傻乎乎地去亲吻一张照片的,真的,那太傻了,在傻乎乎和怂之中,他选择继续做一个怂货,毕竟,他是Bucky也是巴恩斯中士,如果他在这件事上表现得有点怂,不肯跑回纽约去亲吻忙着拯救世界的Steve,那也都是他们的错,不能怪他。


直到麻烦来找他,直到整个世界忽然不肯让他窝在布加勒斯特那个没有暖气的小房子里吃薯片、买李子和写日记。


他们到达瓦坎达的时候,冬兵依然是这么想的,他决定走进冷冻舱之前,他的想法有了那么一点点改变。他凝视着没有制服的美国队长,第一次意识到了Steve那个只有一个房间的小世界已经撞上了他支离破碎的世界,他可能像Bucky、巴恩斯中士一样,获准和Steve一起,守护那个小小的世界。


Steve瞧着他,嘴角有笑意,眉宇间却抹不去深刻的悲伤,冬兵敏锐的感官告诉他,他的Steve不高兴,他每一块健美的小肌肉都是紧绷着的,他肯定动用了美国队长的四倍意志力才能站在那里,看着他的Bucky走进冷冻舱,看着透明的舱壁隔绝了他们俩的世界,看着他再次陷入沉睡。


别怕。冬兵不确定这句话是要说给Steve还是说给自己,他闭上眼睛,他想,至少他比Bucky或者巴恩斯中士年长了七十多岁,经历了那么多事以后,可能也有变得勇敢一点点,等他再次醒来,他大概不会那么怂了,他也许可以试着亲吻Steve,从额头开始,然后尝尝他完美的牙齿和柔软的舌头。


他已经惦记了将近一个世纪。


 


下篇


 


*Steve一直都知道,他的世界很小,从1934年到2016年,布鲁克林的小个子或者美国队长的全世界只有一栋叫“自由”的房子,里面住着Bucky,同等重要,不分先后。


 


凝视着冷冻舱里Bucky,总会让Steve陷入某种时空错乱的幻觉里,别担心,这并不是坏事,对于前美国队长来说,“在瓦坎达的冷冻舱前坐一下午”跟班纳博士的瑜伽课一样重要,能让他洗去所有战斗的疲惫,摆脱所有消极和痛苦,重新变回那个意气风发冷静无畏的领头人。


他以前没这么好,Steve有时候会想起十六岁时的布鲁克林,想起夏天的风吹过山毛榉的树梢,想起老街上玫瑰花的香气和烤面包的味道,想起Bucky为了给一个叫多多的女孩子赢一只玩具熊,花光了他们俩的车费。他不喜欢多多,但没法否认,那个红头发的女孩子其实是他们认识的女孩子之中最好看又最温柔的一个,而且她是真的很喜欢Bucky。所以Steve觉得他的不高兴不喜欢都十分没有道理,在他还是个羸弱的少年的时候,他固执地不肯承认他在嫉妒,那太难看了,但是他们回家的车上,他还是拒绝披上Bucky的外套,哪怕他快冻死了——那是个灾难,他病了,肺部感染让他差点死了,可是某个深夜,他从高烧中朦朦胧胧地醒过来,看到伏在床边照顾他的Bucky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变得清晰而简单了,他吻了沉睡的Bucky,醒着的时候总被他自己舔得红润可爱的嘴唇有点干,依然甜甜软软,Steve甚至尝了他可爱的小虎牙——以后很多年,Bucky依然会向姑娘们展示他迷人的笑容,Steve再也没有嫉妒过,因为他确信,无论他是羸弱的小个子还是美国队长,他始终是第一个尝过Bucky、并将永远拥有Bucky的人。


欧洲战场上的巴恩斯中士跟布鲁克林光鲜活泼的Bucky不一样,战争会让年轻人迅速地成熟甚至苍老,对于他或者他的Bucky也一样。在战斗的间隙,会玩牌会跳舞的巴恩斯中士依然是人群中的焦点,但独处的时候,Bucky总是很沉默,他花很多时间擦他的枪,仔细地用枪油保养那些零件,他讨厌战争,讨厌杀戮,却热爱他的枪。Steve曾经隔着窗看见他闭上眼睛亲吻他的瞄准镜,美国队长很没出息地吻了手里的盾牌,亲吻冰凉的金属,假装他再一次吻了Bucky。


他觉得他应该表白,等他们把那个小胡子纳粹彻底揍趴下以后,他就要跟Bucky说爱他,他很清楚这个世界也许会讨厌他们非同一般的爱情,也许不会容忍穿国旗的男人亲吻另一个男人,但那都没什么,他可以扔掉他的盾牌,扔掉他国旗色的紧身衣,他的世界从来就很小很小,有自由,有Bucky,足够了,就算一起流浪,也不足挂齿。


所以火车永远是他的噩梦,他的爱情他的梦想都被那天的风雪卷下了万丈悬崖,他总是梦到渐渐远离他的Bucky,梦到不曾存在的真正的吻,在他失去Bucky的日子里,在他沉睡在冰层中的梦里,在他醒来以后,面对70年后的世界时,他始终在努力地拯救这个世界,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Bucky不在了,这世界跟他之间,坚硬寒冷的冰就从未融化。


所以他由衷地感激上帝或者任何存在不存在的神,感谢他们把Bucky重新带回了这个世界。冬日战士面具落地的一瞬间,Steve的世界终于冰消雪融,一切都很艰难,寒风依然凛冽肆虐,可是这没什么,冬日战士带给他的是春天,对于Steve来说,他走进冬兵在罗马尼亚的破公寓,打开Bucky的日记本,看到自己的照片的时候,他的世界立刻就开出了一大片玫瑰花,柔软,温暖,香气醉人。


与之相比,成为阶下囚,成为通缉犯,掉下电梯井或者徒手拉下一架直升机、差点被螺旋桨砸死甚至差点被他爱了一个世纪的人掐死都不算什么了,更何况,他从水里捞出Bucky以后,还给他做了人工呼吸。


他柔软的嘴唇,他可爱的虎牙,跟上个世纪的口感别无二致。


如果不是气氛太凝重,如果不是这世界上总有麻烦追着他们,如果不是Bucky心里压着太多本不该属于他的罪孽,Steve大概会在他们飞往西伯利亚的昆式战斗机上说出他心里的秘密,可是他只来得及开了个头,提到多多和玩具熊,风雪就再一次冰冻了他们的世界,他的Bucky说,在解决他脑子里九头蛇那里的一切之前,他想要重新沉睡,对大家都好。


不好!


一点也不好!


Steve意识到他又是十六岁那个被嫉妒冲昏头脑的布鲁克林少年,他疯狂地想要阻止Bucky,可是他说不出来,他的世界太小,小的只能容得下自由和Bucky,为了守护自由,为了守护每一个人自由选择的权力,他愿意付出高昂的代价,哪怕只剩他一个人,他也不会后退,而现在,这是Bucky的选择。


扔掉了盾牌和紧身衣的前美国队长只能勾起嘴角,说,好。然后他最后一次检查了Bucky脸上的伤口,还有他失去左臂的肩膀,看着他微笑着走进冷冻舱,再次陷入长眠。


那以后,每一次拯救了世界的Steve Rogers都会回到瓦坎达,来不及换下他的战斗服就闯入Bucky的房间,他放弃了矜持,放弃了美国队长成熟冷静的面具,总是像个十几岁的青少年,急不可耐地冲到冷冻舱前。Bucky总是在沉睡,跟他离开的时候一样无知无觉,Steve的额头贴着冷冻舱,他的嘴唇隔着冰凉的玻璃吻上了他的Bucky,只是这样,只是知道他的Bucky就在这里,就足以让他的世界重归平静。


这没什么丢脸的,Steve已经九十多岁了,他想要的,就是一个亲亲,如果一个亲亲不能解决问题,那就两个。


他相信,会有那么一天,Bucky会微笑着醒来,然后说,他乐意偿还每一个他欠下的吻,从1934年到2016年,在他承诺过的,属于他们的“未来”。


 



评论
热度(959)
  1. 橘子没有梨子醉雨倾城 转载了此文字
    你亲你的枪,我吻我的盾;我们互相以为对方只是爱枪和盾,其实我们都在透过一切去亲吻那个不敢亲吻的对方。...

© WinterJam | Powered by LOFTER